首页 > 明星资讯 > 侯耀文1300万别墅成“鸡肋” 两任妻子都没守灵
侯耀文1300万别墅成“鸡肋” 两任妻子都没守灵

     昨晚8点,在开心茶馆举行的纪念侯耀文逝世专场相声演出中,一位表演侯耀文作品《越轨》的相声演员引起了相声爱好者的注意,他的表情、腔调都和侯耀文十分相似。据江苏省文化馆馆长倪明介绍,这位相声演员叫杨全明,是徐州市歌舞团的演员,而他是侯耀文过世后才正式入门的4位弟子之一,也是侯耀文在收的唯一一名江苏籍弟子。

    杨全明苦追侯耀文十年,却还没来得及举行拜师仪式,侯耀文就去世了。虽然没有经过正式拜师,杨全明仍然以第29位徒弟的身份,在北京为师父守灵十天。昨天,问到外界关注的侯耀文身后遗产分配的问题,杨全明说:“师父就那一座别墅值钱,可问题是,全中国都知道灵堂设在了那座别墅里,谁还敢来买?”
    生前拜师仪式一拖再拖
    十多年前,杨全明通过姜昆弟子倪明的牵线搭桥,“结识”了他一直崇拜的侯耀文。十年间,两人只是电话、书信往来,一直没有见过面。去年10月,中国曲艺牡丹奖在南京举行,杨全明听说侯耀文也会过来表演节目,立刻和妻子专程从徐州赶来拜见。“我去见侯先生时,带了几本《曲艺》杂志,里面发表了我的作品。我请侯先生指正,并表达了自己强烈的拜师愿望。”十多年的了解再加上这份真诚,侯耀文答应了拜师的要求。他说:“是这个料,还得打磨,入门吧。”
    相声拜师,讲究仪式。口头答应了之后,杨全明一直盼望着拜师仪式的举行。“本打算在今年情人节,趁侯先生去徐州演出时顺便把拜师仪式一起举行了,可因为他的火车晚点,拜师仪式耽误了。”就在侯耀文去世前一天,杨全明跟他通了电话,两人还在商讨决定在下半年举行的拜师仪式。
    临离开徐州时,侯耀文安慰杨全明:“别着急,放心吧,过段时间我再抽时间到徐州来,专门把你这仪式给办了。”可这仪式一拖再拖,终究没能举行,这也成了杨全明永远的遗憾。
    死后为师父守灵了十天
    得到师父的死讯时,杨全明难以置信。他在电话中反复问:“是真的吗?是真的吗?”得知消息确实属实后,他当场潸然泪下。追师父十年,正当可以光明正大地入门时,师父却去了。杨全明写下了对师父的怀念:“2007年6月23日,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日子。这一天,我最最敬仰的恩师侯耀文先生病逝了。”
    杨全明当天夜里购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,以侯门最后一位弟子的身份,为师父守灵。“站在师父的灵前,面对师父的遗像,我没了困意,没了疲倦,慢慢地,也没了泪水。前来吊唁的人接连不断,痛心的哭声响彻灵堂。随着一声声‘你走得太早’的惜叹,我有的只是发自肺腑的对师父的愧疚。”
    今年年初,杨全明赶到北京见侯先生为他题写的书名序言时,本想请师父吃顿饭,可侯耀文坚决不让他破费,亲自打电话指挥家人买肉买菜,自己下厨为杨全明做了炸酱面。师徒俩聊到了夜里11点,杨全明因为有急事赶着回去,侯耀文又亲自开车把杨全明送到了地铁站。“所有徒弟中,我入门最晚。师父生前没有亏待过我,可我却没机会报答他老人家了!”杨全明不停念叨这些,他总觉得愧对师父。
    妻子 两任妻子都没守灵
    侯耀文去世第二天,杨全明赶到了侯耀文的家中,亲眼看到了侯家人是如何地伤心难过。接待宾客的时候,大女儿侯瓒站在家属队伍的最前面,她基本上一直呆在玫瑰园;侄儿侯军也是呆的时间最长的后辈,他协助父亲侯耀华料理叔叔的后事,忙里忙外。
    在守灵的这十天时间里,他坦言自己没有看到侯耀文的两任妻子在场。“一般在午夜12点以后,她们才会打来电话问下情况。可能觉得白天人多,晚上打比较方便吧。”
    倒是侯耀文的女友陈一嘉,一直以至亲的身份守灵。陈一嘉是铁路文工团的舞蹈演员,跟侯耀文恋爱已有三、四年,“师父的很多朋友她都认识,她和侯瓒也时有说话,关系挺融洽。”
    遗产 1300万别墅成“鸡肋”
    侯耀文去世之后,有关他的遗产分配问题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。侯耀文经历两次婚姻,并无儿子,大女儿侯瓒21岁,与第二任妻子袁茵所生的小女儿妞妞今年才10岁。之前有传侯耀华曾召开家庭会议,代弟弟将家中遗产平分两份,两个女儿各得一份。
    昨天谈到遗产问题,杨全明透露说:在玫瑰园守灵的时候,他确实听到侯耀华谈过遗产问题。“他说家中的遗产主要是玫瑰园的别墅。这栋别墅以700万买入,现在按市场价能值1300万左右。可有两个问题:一,到目前为止,这栋别墅仍然欠着300万的款项没付,这300万谁来付?谁又有能力付?